核心提示
  反響強烈
  截至昨日下午5點半,以“崇州法官 李海峰”為關鍵詞,在百度上可以搜索到3萬多條相關信息。網友們爭先恐後地蓋樓、點贊。
  認證為“漯河市舞陽縣人民檢察院官方微博”的新浪博主“舞陽檢察”也直接參与新浪微博話題“錦旗法官”,為“‘最牛法官’點贊”。
  李海峰的寢室就在辦公室樓上,一個單間,一張桌子做竈台、一張桌子兼顧飯桌和書桌的功能。後面的柜子里,裝的全是書和報紙等資料。每天的晚飯,都是李海峰在寢室里煮面。
  網友點贊
  “太贊了,中國好法官”
  “敗訴方都送錦旗,點贊”
  “他一直在堅持公平公正的信念”
  “希望堅持下去”
  “把當事人的事情當自己的事情做。”昨日,成都商報報道了“調解哥”———崇州三江法庭法官李海峰兩年多時間里收到當事人19面錦旗的故事。當天,成都商報官方微博、新浪四川等知名官博,新浪網、騰訊大成網等網站紛紛轉發了報道,引起了社會強烈反響。
  此外,還有兩位市民輾轉找到崇州市人民法院三江法庭請李海峰幫忙,想請“調解哥”給他們噹噹參謀。
  官司輸了他不服 想請“調解哥”幫忙
  昨日下午,成都商報記者打通了其中一人苑樹茂的電話。現年67歲的苑樹茂說,他是新都區新都鎮居民,所在工廠破產後,一個自稱是“律師”的人找上門,說能夠幫他辦理社保。於是,他和其他人一起,每人交了2000元請這個“律師”幫忙。然而,到最後事情沒有辦成。討錢未果,苑樹茂走上司法維權道路。經過一審、二審後,法院判他敗訴。對此,苑樹茂不認輸,又到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訴。
  昨日看到李海峰報道後,苑大爺通過114查詢到崇州市人民法院電話,再與李海峰取得聯繫。聽了苑大爺情況介紹後,李海峰表示,雖然這並不在他的職務範圍,不過他還是願意和苑大爺討論討論。
  30多萬欠款要不回 想讓“調解哥”支招
  作為成都商報的忠實讀者,昨日上午看到李海峰的相關報道後,梁志林也第一時間與李海峰取得了聯繫。梁志林說,2001年前後,他出資50萬元與朋友合伙做生意。入伙後,梁志林發現行情不對,遂要求退出。經過雙方協商,朋友同意他退股,並給他打了一張32萬元的欠條。約定從2003年起,每年還梁志林5萬元。然而,直到2013年,朋友才還了他1萬元。
  梁志林說,每次上門討債,對方都擺出一副“要錢沒有要命一條”的架勢。李海峰說,發生在梁志林身上的事情並不是孤例。建議他找律師幫忙搜集證據,特別是確定當年打下的那張欠條是否還有法律效力。由於梁志林及其欠錢朋友都在都江堰市,如果最後要打官司,也只能在都江堰市人民法院起訴。
  網友問:法官的首要任務是公正執法還是調解?
  調解哥:對民事案子,調解的效果更好
  截至昨日下午5點半,以“崇州法官 李海峰”為關鍵詞,在百度上可以搜索到3萬多條相關信息。在新浪網四川頻道首頁,李海峰的報道有一個專欄,還鏈接有一個專頁,配有高清大圖,展示李海峰與19面錦旗背後的故事。
  網友們爭先恐後地蓋樓、點贊:“太贊了,中國好法官”、“敗訴方都送錦旗,點贊”、“他一直在堅持公平公正的信念”,也有網友在留言中表達了對李海峰的期望,“希望堅持下去”,還“希望其他的政府官員共勉”。
  在新聞類博客、網站大力報道李海峰的同時,一些認證為政府機構的博客也有了行動,認證為“漯河市舞陽縣人民檢察院官方微博”的新浪博主“舞陽檢察”就直接參与新浪微博話題“錦旗法官”,為“‘最牛法官’點贊”。
  也有一些網友對李海峰的工作方式提出了疑問,並不太認可李海峰所做的調解工作。比如,網友“with-bigc”就認為“法官只需公正執法就行”,還有網友提出疑問:“法官的首要任務到底是什麼,是公正執法還是調解?”
  成都商報記者將網友的疑問轉達給李海峰,他愣了幾秒鐘才回答:“最高人民法院就是這樣規定的嘛,‘大調解’嘛。”又過了一分鐘,他補充了一句:“對民事案子,調解的效果更好。”
  對此,中共崇州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付衛東解釋說,判決和調解都是法院結案的方式,判決能彰顯司法公正,但判決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途徑。法院倡導多元化的糾紛解決機制,貫徹“能調則調、當判則判、調判結合”的原則,重視調解工作,有利於化解和疏導矛盾,定紛止爭。
  聲音
  19面錦旗就是民心的反映
  中共崇州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付衛東說,作為一名基層法官,李海峰能夠把許多“對簿公堂”的矛盾化解為“握手言歡”的理解,“在業務上很有一套”。他認為,李海峰能夠把群眾的切身利益和自己的本職工作完美地結合在一起,其事跡和調解經驗值得政法幹線的同志學習,“我認為他是法官中的楷模,是政法幹警的榜樣。”
  “李法官是我們身邊鮮活的踐行群眾路線的典型。”崇州市委組織部組織科負責人註意到了成都商報上關於李海峰的報道,他說,毫無疑問,19面錦旗是群眾對李海峰工作的認可、肯定,更重要的是,這也是老百姓對政法隊伍的期待,是民心、民聲的反映。
  案例
  “風風雨雨幾十年都過來了,又有好大的難關過不了嘛。”
  真誠勸說下,8旬太婆不再鬧離婚
  “法官,我……我要離婚!”2013年7月的某一天,一位白髮蒼蒼的婆婆,步履蹣跚地走進崇州市人民法院,遞上一紙訴狀,要求結束已牽手60載的婚姻。
  結婚都60年了,還到法院來起訴離婚,這讓受理過不少離婚案的李海峰吃了一驚。在他的記憶里,這可能都算整個崇州離婚案中年齡最長的一個了。
  層層剖析這座已屹立60載的婚姻大廈瀕臨坍塌之下的原因,李海峰僅用了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就讓這對夫妻重歸於好。
  為弄清離婚原委
  挨個走訪老人的兒孫
  生於1928年的張婆婆,比老伴年長兩歲,他們已相親相愛地走過了60個年頭,可在去年夏天,張婆婆卻一紙訴狀要結束和沈大爺的這場“金剛鑽婚”。收到法院的傳票,不僅讓沈大爺很是意外,就連兒孫們也感到意外。
  然而,年過8旬的張婆婆卻執意離婚。“他根本就不聽我的意見,直接就把我們住了幾十年的老房子給賣了。”張婆婆對此很生氣。
  拿到這個案子後,李海峰騎著自行車,挨個走訪張婆婆的幾個子女和孫子,去瞭解老兩口過去和現在的點滴。原來,老太太和老大爺之間的矛盾,就在於一座老房子的賣與不賣的問題。
  為解開老人心結
  他苦口婆心耐心勸說
  沈大爺的想法並不複雜,他是擔心3個兒子在他們離世後,會為了這座老宅遺產發生不必要的爭執,“所以我就想趁現在,把房子賣了,把家產先分了。”
  “你們現在不僅是為人父母,還是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甚至都當祖祖了,風風雨雨幾十年都過來了,又有好大的難關過不了嘛。”在調解時,李海峰拿出了真誠的態度,耐心地詢問張婆婆,到底有什麼解不開的心結。“一輩子都過來了,子孫們一直都以你們的恩愛作為典範。這時,你卻執意離婚,您讓子孫們又怎麼想呢?”
  原來,張婆婆也不是不願賣掉老房子,她最為不舍的原因,是她在這座房子已住得太久,“有感情了。”
  在李海峰苦口婆心的調解下,一個星期都不到,張婆婆就徹底想通,不再提出離婚了。她覺得李法官說得很有道理,老伴的做法不是不可原諒,只是缺乏溝通、沒有商量好。如今,老兩口一起住進了小兒子家,白天一起上街轉轉,晚上坐在一起看看電視,日子平靜而溫馨。
  (原標題:調解哥,幫個忙)
創作者介紹

目的地

ih32ihxll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