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鄭曉龍執導、周迅闊別熒屏10年的回歸之作——電視劇《紅高粱》眼下正在東方衛視熱播。由於改編自諾獎得主莫言的小說《紅高粱家族》,張藝謀的電影版也珠玉在前,此次電視劇版《紅高粱》無論是選角還是製作都遵從“頂級規格”,而高達3億的回報和播出以來的好評如潮更讓這部作品越來越“紅”。(11月5日國際在線)
  一部《紅高粱》,不僅讓作者莫言賺得笑逐顏開,更是讓周公子輕攬三千萬,而該劇的口碑更是比紅高粱還要“紅”。電視劇《紅高粱》的製片人曹平在接受東方衛視專訪時坦言:“《紅高粱》真的是一部誠意之作,我們相信這是一部無愧於時代的優秀作品!”
  其實《紅高粱》紅透熒屏,並不見怪,正如製片人曹平所言,該片是一部誠意之作,從該劇的選角、剪輯和編劇等,無一不顯示出它的良苦用心。九兒是電劇版《紅高粱》的靈魂,周迅嬌俏靈動的表現,讓一個機敏而果決的“烈女子”形象躍然紙上。九兒骨子裡的犟、傲氣、堅忍,與“周公子”那股敢愛敢恨的勁兒融合得渾然天成,仿佛這個角色就是為她量身訂製的。因此,有網友盛贊,這是和以往形象相差最多的“九兒”,卻也是“最九兒”的一次詮釋。劇中“男神”餘占鰲的擇選也很有戲劇性,扮演餘占鰲的是著名演員朱亞文,他在《闖關東》一劇中的出色表演至今令人念念不忘,其個人透露出來的“農民”氣質與身上的“陽剛味”讓男一號活著走出了銀幕。
  而縱觀前幾年的一些國產電視劇,尼姑抗日、徒手撕鬼子、校園“流星花園”式的愛情等讓人目不接暇,直呼hold不住。而一些電視劇的唯金錢觀、唯性觀、唯權力觀等,更是讓社會核心價值的傳播受到了“中樞神經的腦梗塞”,這些鏡頭不僅毀了我們的三觀,更是毀了我們對社會風氣的良好願望。正如著名影視演員李雪健對如今影視圈“怪相”表達不滿時所說:“一些演員經不起名利的自我膨脹,社會環境也提供了讓他們膨脹的土壤。比如不管明星做了什麼,粉絲都歡呼鼓掌。還有一種怪現象,就是有些作品觀眾一邊看一邊罵,創作者一邊挨罵一邊還掙著大錢。這樣的作品是有經濟效益了,但是社會效益呢?”
  人民是文藝創作的源頭活水,一旦離開人民,文藝就會變成無根的浮萍、無病的呻吟、無魂的軀殼。《紅高粱》的上映之所以好評如潮,正是抓住了人民文藝這片源頭活水,取材於人民文學家莫言,併在莫言文學作品的基礎上加以藝術化的加工,以喜聞樂見的形式讓普通百姓們容易接受,從人民群眾中來的作品,必然也會得到人民群眾的歡迎。習近平總書記在前不久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時強調,一部好的作品,應該是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同時也應該是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作品。文藝不能當市場的奴隸,不要沾滿了銅臭氣。所以說《紅高粱》給中國“雷劇界”註入了清新劑。
  文/別亞飛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紅高粱》給中國“雷劇界”註入了清新劑)
創作者介紹

目的地

ih32ihxll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